西瓜美乃滋養生茶

希望
無論時間怎麼沖淡情緒
冰菓在我心中產生的感動永不消散

 【冰菓同人】擇-2

<繁體注意>

→同人推理

→無cp

→原作向

→這是本子試閱,大概只會發到一半

→作者會腦洞一下原作沒提的東西,或許會被米澤打臉

以上ok?

--------------------------------------------------

翌日放學,我緩慢的走上專科大樓的三樓,往古籍研究社的社辦前進。

我所讀的神山高中在神山市這地域算是一所升學學校,不過學生人數也才一千多人,也沒見到學校對於升學有什麼積極的動作,它最出名的還是蓬勃發展的社團活動以及熟稱「KANYA祭」的文化祭,神山高中的文化祭曾經在33年前盛大舉辦了五天,經過長年的調整下才演變成現在的三天,但還是市內屬一屬二熱鬧。

但是,經過一年級的「冰菓」事件後,我們古籍研究社就不再稱呼文化祭為「KANYA祭」。

古籍研究社社辦位於專科大樓四樓的地科教室,在占地不多的神山高中內位於偏遠地帶,距平常學生上課地點的普通大樓還是有一段距離。

據姐姐說,古籍研究社是深富傳統的文藝社團,但我一年級加入時沒有已任何學長姐,社團成員也只有我、農家大小姐千反田愛瑠、自稱資料庫的國中老友福部里志,以及毒舌女伊原摩耶花,至今社團活動成謎,社辦也僅僅被我們當作休息的場所。

我爬上四樓,走向走廊盡頭的社辦,門是關的。

打開拉門,其他三人早已分別坐在靠牆的桌旁,一個綁著高馬尾的人背對著我坐在桌子的一端。

「呦!奉太郎來了!」里志一看到我便轉過頭向我招手,千反田、伊原聞聲也看向我這。

午安阿。我伸出手簡易的揮了一下。

那位背對著我的女孩聽到里志的呼喊後愣了一下,突然奮力起身,把椅子撞得微微一晃,抓起手邊的筆記本和原子筆後,便大力向我走來。

「折木學長!請幫我簽名!」

眼前的學妹將身體弓成九十度,雙手拿著的筆記本直直得遞了上來。

現在是怎樣?

「那我再自我介紹一次,我是一年B班的戶川幸,叫我小幸就好了!是漫研社的社員!請多多指教!」戶川又把頭低的平行於地面,我無言得看向對面的里志,他淡笑著聳肩。

福部里志這個我國中時期的老友一向就是這個作風,臉上不時掛著淡淡的淺笑,加上他也常說出不正經的玩笑話,被人覺得輕浮也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倒是伊原摩耶花帶著彆扭的表情開口:「漫研……現在好嗎?」

伊原是我在國小同班六年,在鏑史中學也同班了三年,可說是緣分匪淺,個頭在同年齡的女生中算是嬌小,五官端正,如小學生的娃娃臉只比先前成熟些,雖然這樣,她的個性卻十分潑辣,稍微一個閃失,就有可能遭受到她的毒舌攻擊。她的漫畫功力倒是很深厚,在一年級時曾同時加入漫畫研究社以及古籍研究社,卻在漫研社遇到一些不愉快的事,雖然是些無傷大雅的小事,伊原還是在二年級時退了漫研社。

看來即使退社了,伊原還是心繫漫研吧!

「超棒的!學姐們都非常厲害!各個都是神!」戶川握著拳頭說,表情可謂慷慨激昂。

伊原要的答案顯然不是這個,不過這也不是重點,她稍微撇撇嘴便示意千反田發話。

「戶川同學,我是古籍研究社社長,能麻煩你詳述那天發生的經過嗎?」

千反田以非常制式的問題開頭,戶川歪一歪腦袋,同時她豎起的馬尾也跟著大幅晃動。如果端看外表,她算是清麗的女高中生,有著鵝蛋型的圓臉及不輸千反田的明亮大眼,定神一看也是個滿討喜的外型。

如果不論個性的話。

「這個……」她將眼神對上我,「在這之前,折木學長能幫我簽名嗎?」

還真不死心。

「不行。」我板著臉說。

「好吧!」她抿了抿唇,這次到是回答得滿乾脆的「學長姐你們是要問我撿到信封那天的事吧?」她停頓一下,此時里志正將筆記本折成一個比較好寫字的角度。

里志用手轉了一圈筆,點頭道:

「開始吧。」

 

那天我剛好排到放學後值班,這幾天學校也正好期中考結束,來圖書館的人比平常多了一些,但也沒有到了人擠人的地步,我還帶了一本漫畫去打發時間,結果我居然忙到連一本都沒看完,唉!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要講到重點了。

學長姐你們知道這幾天學校網站斷線無法連上吧?

不清楚也沒關係,總之,原本只是首頁無法連線的問題不知為何延燒到圖書館了,系魚川老師說是在維修時誤觸圖書館的網路,也只是暫時的,但是書也無法借了,導致五點半時用來借還書的那台電腦大排長龍,那大概有到十個人吧?過了三、五分鐘嘗試失敗的一群人衝來找我,我還以為是我這個迷糊個性在剛升上高中就已不知不覺得罪了什麼人了呢!

為什麼知道是五點半?因為第一個用到故障電腦的人很氣急敗壞的點了滑鼠好幾下,我想說現在什麼時間?怎麼這麼急著要借書?所以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當時剛好五點半。

大概是圖書館的騷動太大聲了吧!在我過去電腦那裏時,司書老師系魚川老師剛好過來,她叫我回櫃檯坐好,便打電話詢問如何解決——那時這封信還沒出現在櫃檯前空地的地板上,因為系魚川老師叫那群要借書或還書的同學往旁邊站,不要擠在中間,人群散開後地板上空空如也,沒有任何東西。

系魚川老師聯絡完後,便叫我用人工的方式暫時登記借書,人就跑去叫了另一個圖書委員來整理還書。

那些要借書的同學還真鍥而不捨,折騰了好一段時間居然沒有任何一個人走掉,我也只好一個一個的慢慢登記,因為我怕我寫錯,人名和書名都確認了好幾次,全部弄完時也六點多了。

系魚川老師在後方提醒我趕快回家,我腰痠背痛的伸個懶腰站起,此時我發現前方空地中央有個方型的紙,就繞到櫃台前將它撿起來……

對,就是你們拿到的那封信,我把它交給系魚川老師時,她還吃驚的愣了一下。看他這樣我也有點驚慌失措,問她怎麼了時,她也只回答她處理就好,我就不疑有他的直接回家了。

然後系魚川老師今天就叫我過來這裡了。

話說……那封信怎麼了嗎?難道那封信有什麼隱藏的秘密嗎?

【工商/ 冰菓原作向推理同人小說合本《擇》印量調查 】

灣家工商

安安這裡是夏慕//

這是我第一本本子,希望他能順利產出QQ

-------------------------

<冰菓同人合本-擇>

性質: 原作向推理同人
原作/作者: 冰菓系列/米澤穗信
作者: 夏慕http://www.plurk.com/kclare1012
小緋http://www.plurk.com/yomiki03
插花繪師:小銀http://www.plurk.com/_UP6_
cp:無
字數: 4萬左右(不知道會不會爆字#)
試閱:
夏慕: http://blog.yam.com/kclaire871012/article/85043180/
小緋:待補
售價:恩w這是個好問題ww(大概200~250左右)

印調請往這裡走→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YgmgmwtOQR4LNUYh-283OLP-ZhOhShEnxyaddXxqISA/viewform?usp=send_form

【冰菓同人】擇-1

<繁體注意>

→同人推理

→無cp

→原作向

→這是本子試閱,大概只會發到一半

→作者會腦洞一下原作沒提的東西,或許會被米澤打臉

以上ok?


--------------------------------------------------





在淺眠的意識中睜眼,被我擱著的電視播著綜藝節目誇大的旁白聲。我一股腦兒的坐起來,依節目播放順序來說我還睡不到半小時,我將視線飄到牆上的掛鐘,果然,三點二十。

好冷,睡在客廳地板上還是對病情加劇大於幫助阿。不知誰幫我蓋的被子隨著我的動作滑下,突然接觸到冷空氣的身體反射性的打了個哆嗦。

「奉太郎,醒了嗎?」廚房傳來叮叮咚咚的聲響,姐姐還真敏感,我一醒來就知道,不,在廚房的話應該不意外的會搬出什麼奇怪的食物,如果是像上次的印度料理我就敬謝不碰了。

我拖著身體挪到桌子邊,上面有個之前沒見過的牛皮紙袋,我正打算去拿他時,姐姐就捧著一碗東西放到我手邊來。

「這是什麼?」碗裡看起來像濃湯的稠狀物還刻意灑上堅果,我用湯匙攪一下,還有點沙沙的。

「這是豌豆湯,姐姐的愛心,快喝吧。」說著順手拿起了那個牛皮紙袋「對了,剛剛里志和一個女孩子來過,拿了這個過來,說是要給你研究的資料,那個女孩還拿了個禮盒過來,吶,就是那個。」

我往姐姐頭點的地方望過去,櫥櫃上的招財貓旁多了一個課本大小的禮盒,從外觀上看不出裡頭裝了什麼。

「所以他們在我睡著的時候來過?」

「是阿,原本打算把你挖起來的,結果你睡得跟死豬一樣。」

……你真是一個不替病號弟弟著想的姐姐。我在心底默默下結論,然後啜了一口豌豆湯,看著她把紙袋的封口撕開。

這就是我的姊姊,折木供惠,一個放蕩不羈的大學生,在跑遍全日本後不盡興,居然還跑到國外去混過一輪,去年神山高中文化祭前,才又風塵僕僕的回到家。在伊斯坦堡時候甚至因為被強盜追而被以色列情報局追緝,只好躲在日本大使館避風頭,據說這些異國風料理還是他利用時間根大使館的職員學的。

姐姐這種旺盛的活力,恰恰跟我這個奉行「節能主義」的人完全相反,也可以說她把我所「節省」下來的精力給耗費掉了也不為過。她在貝拿勒斯時,就專程寫信回來要我加入瀕臨廢社的古籍研究社,保護她青春的舞台,就此,我也認識了現任古籍研究社社長——好奇寶寶千反田愛瑠。

也正因為千反田的好奇心作祟,在過去的一年多以來我做了一堆違反我「節能主義」的事,我甚至出現了「多了這種麻煩事,好像也只能認命」的念頭。

我向來奉行的主義,也不過這樣就輕易打破了。我無奈的抓抓頭。

「吶,拿去吧!」姊姊伸手掏了掏裡頭的東西,也沒拿出來看,就將封口重新摺好,塞進我手哩,起身就往房間走去。

走到一半,她突然又轉過身來,重重的拍了我兩下頭。

「好好玩啊!」

……她到底想做什麼?算了,也不想探究。

我搖一搖紙袋,還滿有份量的,裡面八成是昨天由圖書館指名轉交給古籍研究社的信件,這件事今天千反田一大早就打電話來吵我這個唯一不在場的病號,在半睡半醒中我也大概聽得清楚。我抽出一個橫式信封,上頭寫著「神山高中古籍研究社收」,信封背面封口處夾著一張紙條。


如果折木同學明天能來學校的話,能否放學後到社辦一趟呢?發現這個信封的同學會來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

敬祝  身體安好

                                        千反田愛瑠 留


我匆匆捧起手邊那碗豌豆湯,把剩餘的湯端往廚房用保鮮膜包好,用最後的意識茫茫然的走回房間,一頭扎進柔軟的床鋪。

得先把明天要用的精力先存好……